我怕是要被这部恐怖片“笑死”

2019-11-30 10:46:49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212)

我怕是要被这部恐怖片“笑死”

关于一个身世不幸的年轻姑娘如何在鬼使神差的遭遇下,获得原本绝无可能企及的爱情,成为富裕家族的一员,却又时乖命蹇,结局事与愿违的故事,因《后窗》名声大噪的康奈尔·伍尔里奇写过一本至少翻拍过三版电影的小说《我嫁给了一个死人》。

《准备好了没》(2019)

虽然剧情大纲有几分神似,电影《准备好了没》的剧本其实并不具备伍尔里奇那种在暗夜中闪耀,可能会让希区柯克感兴趣的光芒。它很明快直白,新郎的家属一看就不是良善人群,阴谋一触即发,整个故事简单概括一下,更像是「我嫁进一个就快要冚家铲的家族」。

但是,《准备好了没》也有和《我嫁给了一个死人》看上去一模一样的主题,比如隐瞒注定导致悲剧,想要摆脱过往则必然引发一连串死亡。这部电影里有一座终年不见天日、阴恻恻的豪宅,片头出现印着恶魔大头的警示牌「富贵险中求」(Take a risk.Qain the advantage),而满怀期待的美丽新娘叫做格蕾丝(Grace)。

对于心怀美善的人们来说,这个名字意味着带来幸福的神之恩典,对于被恶魔支配的家族而言,那么恰好相反,她将如涅墨西斯一般招来彻底的覆灭。

《准备好了没》显然不同于《遗传厄运》或《宠物坟场》一类涉及家庭伦理的恐怖片。在那些电影里,由血缘和爱维系的家庭未必能抵御外来侵害,但在主角为了保护家人进行各种徒劳无功的尝试时,我们至少能够认同家庭这一单位的重要性。

格蕾丝是闯入勒多玛斯家族的一个外来者,身为孤女的她完全了解未婚夫的家庭根本不像表面这样光鲜亮丽。「我依然迫不及待想成为你这个不怎么样家庭的一分子」,这里她用了婉转的「moderately」,比起富可敌国的豪门和英俊体贴的未婚夫,格蕾丝更在意的是被一大家子认可接受的感觉,然而,因为她将独自活下来,这些「家人」都成了奉献给撒旦的祭品。

勒多玛斯家族充满形形色色的怪奇人物,披着紫罗兰披肩,永远面色阴沉、神出鬼没的姑妈,开朗健谈但笑起来像个巫婆的母亲。新郎亚历克斯每每欲言又止,酗酒的丹尼尔直言妻子是个没有灵魂的拜金女,疯狂嗑药、语无伦次的姐姐艾米莉没有赶上婚宴,还带来了废柴老公和满口「杀」字的两个儿子。

他们愚蠢、懦弱、神经兮兮,基本上全都一事无成。在走进世代相传,只有家庭成员能够进入的游戏室,目睹格蕾丝抽出「捉迷藏」的扑克牌时,所有人却又神色严肃,凝重得像最虔诚的信徒在念诵主祷文。

《准备好了没》是那种笑点密集,喜剧效果远甚于恐怖元素的惊悚片,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将在黎明之前被杀,接下来,勒多玛斯的大宅里的确展开了一场闹剧式的血腥屠杀。游戏按照曾祖父年代的规则,必须关闭摄像头,一家之主的父亲托尼找来屋子里所有能用的武器,使用猎枪、斧子甚至十字弓之类古老武器的家人站成一排,像一队最蹩脚的童子军。

勒多玛斯家族的年轻一辈对「捉迷藏」的玩法一无所知,在厕所打开油管视频「临时抱佛脚」的姐夫是电影中的搞笑担当。但最有讽刺意味的是,老一辈的父母和姑妈,确实是在竭尽所能地尊重家族传统,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。

严格来说,勒多玛斯大宅里的女仆和管家不属于家族的范畴,他们莫名其妙地被误杀实属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」,《准备好了没》的编剧讨厌这些「该死的有钱人」,对富豪们穷极无聊的生活不屑一顾,也并不信任他们的爱情和婚姻能有好的结局。

实际上,丹尼尔最初就提醒过格蕾丝「你不属于这个家庭」,是她自己选择留下。就连隐瞒事实的亚历克斯也认真考虑过私奔的可能性,试图拯救格蕾丝的性命,他以为自己已经因爱人变得不一样,最后只是证明了一个道理:你可以不要爱情,拒绝婚姻,抗拒财富的诱惑,但你要如何说服自己不想「拥有一个真正的,永远的家」。